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师生风采 - 师生之尊
发表日期:2017年12月22日 出处:团委 作者:高二(3) 高天奕 有3713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家栋办酒记

    这个“五一”,张大爷要办六十寿宴,我们村里像过年。

    张大爷家那个老板儿子,曾因我们这儿污染太过严重而把两位老人接到城里和自己一起过,去年他们才回到村里。这次要回来给老爷子办酒庆生,村里人都很期待,看看这次他究竟有多大排场。

    记得上次办进屋酒,村里的小伙伴们惊呆了。知道那栋别墅般的房子不同一般,但进去参观后更是瞪目结舌。房子不大,但设计巧妙,屋里的设计与装潢,不是内行的村民只能借助“富丽堂皇”“金碧辉煌”这些词来形容,究竟怎样,说不清,只是眼里闪烁着的羡慕的神情足以证明那份不可思议的豪华。消息灵通人士报料,这个房子是家栋一个留法回国的同学帮忙设计的,确实不虚设计师之名。

    酒席更是让人瞪目结舌。那十几个穿着雪白的厨师制服的大厨齐刷刷一亮相,这架势让村民们吃惊不小。开席了,中西餐齐上,这是我们村里头一遭。菜品是上等的不说,野鸭、野生甲鱼、海参、双头鲍、象鼻蚌、三文鱼,见过的没见过的,会吃的不会吃的,五花八门,一应俱全。每人一份的木瓜炖雪蛤和西冷牛排,更是让大家吃得眉开颜笑,农村里办出大酒店的酒席,七八十岁老爷爷老奶奶,从没拿过刀叉吃东西,都颤颤巍巍地拿起来跟着时髦人士一起学,有几个刀叉拿反了,有几个太过用力,切割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教着,学着,自嘲着,大笑着,虽看似有点喜剧色彩,但却打心底里喜欢这样的场面,那么温馨,那么和谐。最有意思的是,那次酒宴后,村里的小孩子读书更卖力了,因为那次酒宴时张家栋叔叔抱着一个邻家小孩说:好好读书,会比叔叔更有出息哦!村里人把他的话当成“圣旨”!

家栋的话具有那么大的威力,得说说他的经历。家栋之名,可见其父母对他的期望,虽不想他成为国帅、国栋,但家里的一切,作为一个男孩子,必须担当起来。张大爷是村里的会计,张奶奶是赤脚医生,都算有那么点文化,别小看这点文化,在他们那个年代,算是文化人了。但张大爷身体虚弱,他们本不算富裕的家庭,看病用的开销让他们陷入贫困的状态。

    家栋读高中那会,张大爷生了一场大病,对于他们家而言是雪上加霜,作为长子的家栋强烈要求辍学回家工作,可以帮助家里渡过难关。况且村里许多像他那样的人都干活了,一个月下来,那白花花的钱,多么诱人。村里很多人也劝着说,读了那么多书,对于农村的娃来讲,够了。可张大爷不同意,张奶奶也不同意,认为这时候停止学习,没什么出息!于是他继续读书,他读大学了,村里第一个复旦大学经济系学生,他办企业了,他赚大钱回来造房子了,他来带村里人出去办企业了。于是,他是村里的神话,他是村里小年青们的偶像,他的话,村里奉为至理名言!

    时隔八年,张家栋又回来办酒了。自打得知这一消息,村里人都忙开了,近邻们能帮得上忙的都来帮忙张罗;远点的都忙着买新衣赴宴;家栋的小伙伴们期待着再相见;望子成龙的,让他们来见识见识村里的大人物,来个潜移默化式的教育;空巢老人们忙着打电话,让在外的儿子女儿们回来与大老板混个脸熟,趁此机会也能难得团聚一回。

    这天,比过年更让人期待。

    “五一”如期而至,村里空前热闹。除了两个出差实在回不来的以外,整个村子的人,都踩着时辰来到了张家。

    全村近千人,百桌酒席,张家是无论如何摆不下的。酒席借用近十家的邻家场地。但不管谁来了,不管是最后坐在哪一家里吃饭,他们总会先到大爷家报到打个招呼。大爷家楼上楼下,屋前屋后,大屋小屋全挤满了,宾客坐下难以挤身出来,但大家都很开心,大家嗑着瓜子,吃着水果,聊着家里的琐事,侃着村里的新鲜事,聊着他家的儿子谁家的媳妇,还有谁谁的孙儿们。看着老朋友进来,吆喝着,招呼着,还有几个热情的,硬是挤出身去,一把握住对方的手,一边拍着对方的肩,另一个赶紧扔掉烟蒂,把手盖在对方的手上,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好久不见啊”“真好久不见了!”村里原来可以有这么多人,一直以来,我都感觉我们村子很冷清……

    十二点十八分,这是很受农村人待见的数字。一到点便上菜了。这些个帮忙的村民,小二打扮,特别是头上那帽子一戴,更是为酒席平添了不少趣味。他们端着热气腾腾地大碗菜过来,活泼的“小二”还叫着,“客官小心,您要的三鲜来了!”然后大家一阵大笑,动筷开席了。这三鲜,一颗颗晶莹滚圆的鱼丸伙同饱满肥实的肉丸和着浓浓的汤水,静躺在大白菜上,再用鲜红的河虾、金灿灿的蛋丝、肥厚诱人的肉皮、翠绿的小葱等加以点缀,趁此机会也能难得团聚一回。

    浓浓的老萧山的味道,极受人钟爱的菜品。第二碗很快也上来了。“东坡肉咧~~~~”看那一整块的大肉将白瓷盘填得满当当地,经过猛火炙烧,长时间炖制的肉皮,保持着劲韧的口感。那粘稠的红油汁几乎要沿壁流下,香气四溢,令人馋涎欲滴。老人细细地品味着那久远的滋味,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个用柴火灶生火做饭大办筵席的纯朴年代,仿佛看到了自己在沙地上劳作后期待赴宴的青春年华,

    接着上来了白鲞拼鸡、红烧蹄膀,前者是海鱼与家禽的相聚,激发出独特的滋味,后者更是浓油赤酱,鲜香可口。但这时,酒席上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了,这些声音还渐渐扩散开来:

    “今天这酒宴,大家有没有觉得奇怪?”

    “这菜是奇怪。”

    “ 冷菜都没有。”

    “ 菜料选得很好,但总觉得不像老板家的菜。”

    “ 感觉这是很早以前的菜,我们穿越了!”

    “ 他破产了? 从没听说啊!”

    “ 嘘,他们家不是那么低调的吧?上次办酒席没看见那排场吗?”  

    有老人在悠悠地吃着,有些深沉地说:“我看他是要给我们吃‘十碗头’啊!”有点怀念还是期待,或者是嘲讽,听不出来。

    这“十碗头”,是萧山沙地的传统菜肴,是老底子萧山办酒席时才能吃得到的美味。现如今,“十碗头”早已不是以前的“十碗头”了,只是一个酒席的代名词,富裕的沙地人们早已不再局限于十碗,至于二十碗三十碗,不定,但决不可能只有十碗;菜早不是原来的那些菜了,海参、鲍鱼、鱼翅、燕窝,市场上有的都能上,至于上什么,那就按家庭实力与家庭的待客之道而定海参、鲍鱼、鱼翅、燕窝,已经不知道究竟“十碗头”是哪样了?

“小二”还在那儿快活地上菜,席间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吃还在那儿吃,口味再好也敌不过大家推测猜疑来得有吸引力。

    炒时件、炒肉皮、糖醋排骨、肉丝芹菜、醋溜鱼一一上来了,几位老人家都认定了这次是沙地“十碗头”,他们预言,最后一碗定是榨菜肉丝蛋花汤,九菜一汤,“十碗头”齐了。席间,有种莫名的情愫,老人们变得沉默,中年人有质疑的、有理解的、有感叹的,小年青们很好奇,觉得也长了见识。不久,汤真的来了。西红柿蛋汤?干菜河虾汤?腌白菜鲜笋肉丝汤?还是真如老人预言的榨菜肉丝蛋花汤?

    菜还没端上来,大家齐唰唰地看向“小二”手上的汤。“小二”一脸迷惘,被大家看得很不好意思,忙不迭说:“汤,汤,大家自便!”

    “榨菜肉丝蛋花汤。”好几个人异口同声,“真的是‘十碗头’啊!”

这下老人们作为沙地发展的见证人,都犹如一个个智者,自豪地向他的晚辈们娓娓叙说“十碗头”,连同沙地的发展以及沙地人们的勤劳致富。往昔的岁月如老电影,细细地诉说着沙地人们的奋斗史。

    这次酒宴,原以为“十碗头”只是打个头阵,后面会有更丰富的华贵的菜肴,但出人意料地并没有期待中的期待。但对着这十碗头追溯曾经,带着问号惊叹着家栋的办酒菜品,并有一搭没一搭地探析着家栋的现实处境。这酒宴显得神秘而有议论价值。但我们这些小年青莫名地兴奋,尝到了祖父辈老底子的东西,觉得自己这回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萧山人。

散席了。村里人聊得更热闹了。

    “很有可能是破产了!张大爷不是去年回来了吗?”

    “不会,村里的桂花树,是他捐种的哦!”

    “老人们回来是他想让他们安享晚年,他的孝顺全镇有名!”

    “对对,我也听说他是因为我们村里的治水有效,污染变轻,他才同意张大爷他们回来的,老人们是因为城里住不惯啊!”

    “是啊,他不是还担任了河长吗?听说他投入了不少钱呢!”

    “他的车子还是原来那辆车,八年了,还没换,说不定……”

    “不过,话要说回来。今天的‘十碗头‘还是老底子那个味儿!解馋解乏!”

    “您还别说,吃腻了酒楼的海鲜牛排,还是老底子味道好!”

    “这主要在于‘土’,现在凡是带‘土’字的都值钱!您说那在冰库里呆上十天半个月的,能抵得上土生土长的?时鲜,时鲜,那是因时短而鲜!”

    “也是,老底子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总有他的道理!”

    “还是老底子好啊,简单,够味。”

     晚上,家有六十岁以上老人的,都迎来了两位客人和他们手中一个大红包。这两位客人就是张家栋和他的儿子张翀!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1955-2018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三中版权所有 制作:蜗牛 页面执行时间:78.125毫秒
备案号:浙ICP备100252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