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师生风采 - 师生之尊
发表日期:2017年12月22日 出处:团委 作者:高二(6) 俞敏尔 有3513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亲爱的,我爱你

(一)

    高大的落地窗,阳光暖暖的洒进来。窗外,郁郁葱葱的香樟用碧色的冠将阳光切割成不规则的几何形,影影绰绰地映射在树下玩耍的一家人。我抚摸着自己唇上的那道疤,感受不到阳光带来的暖意。一扇窗,却将我们隔离得如同两个世界。“简,现在仍然是上课时间,请你……”“安,你说,他们爱我吗?”我回过头,盯着安那双熟悉的,令我心安的眼睛,渴求她能给我一个答案。“爱?《世界百科词汇大全》中显示,爱是一种由人类……”我愣了一下,随即嘲笑自己。安是一个机器人,一个尽管有着情感芯片却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又怎么可能会懂爱?我真是疯了!

    “安,我累了,我们明天再接着上吧。”我看着窗外,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以及曼达,我的妹妹。作为一个唇腭裂患者,我与常人不一样。在这个可以通过基因自由组合定制婴儿的时代;在满大街的俊男美女中,我的存在,实在让人匪夷所思。我自小极少出门,自从妹妹来临后,我更是连房间都不曾出去。房间和安是我生活的全部。安教我知识,给我授课,以及她每天对我说“亲爱的,我爱你!”

    尽管我清楚地知道,安不懂爱,但我仍渴求着这卑微的“爱”。

(二)

    曼达不经意间瞥到我,她那双琥珀般明亮透彻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惊讶,像极了之前的许多人。铺天盖地的黑暗如漫天的潮水向我涌来。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每一个都那么精致。“嘿,你的AL手环掉了。”我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头耀眼的金发,美得令我窒息;而下一秒,她目光中毫不掩饰的惊讶与好奇,却使我如处数九寒冬。周围不断有人停下脚步。有的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有的人欲言又止,我清楚地知道他们的想法——“看哪,这个女生怎么……”寒气从我的脚向上攀援。我几乎是扭头就跑,我想我这个怪物不配被人爱。恐惧,愤懑,悲痛像是一双有力的大手扼住了我的脖子,我喘不过气来了。门,突然开了。“简,你怎么了?”安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隐约中我听到了酷似妈妈的声音。在黑暗中的我,有了浮木。

    我渐渐恢复平静,安通过AL手环检测到我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她还是塞给了我一颗药丸。我越发地感受到安对于我的重要性。她几乎代替了家人的存在,陪伴在我身边。就像现在,第一时间发现我不对劲的,不是妈妈,而是她。虚掩的门外闪过一个身影,我下意识地想要逃避。“简,你刚刚问的那个问题,我已经在资料库中进行搜索,通过综合比对,我目前尚不能给你明确的答案。”“嗯。”答案还重要吗?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

(三)

    安到了晚上需要进行自主充电。那时,她才不会围着我;也就只有黑夜,才适合我。夜,很黑,浓得像化不开的墨。走廊的灯还亮着,厨房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温着牛奶。我打开房门,穿过走廊,走下楼梯,像一只习惯了下水道里阴暗生活的老鼠,对,老鼠,没人会喜欢的老鼠。

    我突然很想去看看爸爸妈妈,偷偷地看一眼就行。我摸着黑,小心翼翼地来到他们的房间。黑暗中隐约有声音传来,“雷德,我今天去看了简,她状况不太好,我怕她永远都不会走出房间。”“玛丽,简她只是害怕,你看,现在在安的陪伴下,她的情绪好多了。”“可是,雷德……我怕简不知道我们有多爱她;我怕她以为自己是一个人;我怕她永远都不会像曼达一样亲近我……”“玛丽,你给安输入的程序很棒,安会替你把爱告诉简的,对吧?简是我们的女儿,她会好的。”

    我站在门外,一个震悚。我从来没有想过妈妈会给安输入程序,此刻我才想起安嘴里的“亲爱的,我爱你!”为什么会是那般柔软,我甚至突然想起安那双熟悉的眼睛又与妈妈是何其的相似。

(四)

    “好的,简,今天我们的课程已经上完了。至于你昨天留给我尚未解决的那个问题。我已经通过对比雷德先生和玛丽小姐的日常行为,通过搜查世界各类词典,得出一个结论,他们很爱你!还有,亲爱的,我爱你!《世界辞海》中表示:爱,是指人类主动给予或自觉期待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安仍然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好了,安,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很爱我。”

    门开了,光斜射进来,黑暗终究会被光明代替。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1955-2018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三中版权所有 制作:蜗牛 页面执行时间:78.125毫秒
备案号:浙ICP备100252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