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德育经纬 - 红色影评
发表日期:2011年12月4日 出处:政教处 作者:119班 朱昊 有8750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当单薄的人生遭遇一个苍白的时代—《我的1919》观后感

拥有五千年积淀的中国是伟大的,但这种伟大,是从茹毛饮血的洪荒时代走过来;流着炎黄血液的中华儿女是敢于大笑于世界之间的,但这种笑,是时间荡涤了无数英雄儿女的血泪之后换来。当东方巨龙在匍匐爬行的时候,那些噙着心酸的泪珠的华夏英豪不卑不亢,大步向前……

——题记

1919年,是中国历史上最华丽的一道分界线,一侧是麻木不仁的亿万臣民,一侧是已经觉醒的先驱对于科学与民主的苦苦追寻。而在这条分界线上上演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还有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身负国家重责,所遭遇的不堪与无奈。
  九十一过去了,北京学子“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呼号犹在耳畔,历史的烟尘缓缓散尽,隔空遥望,在1919年的巴黎,有一个孤绝的身影正在望着天空长叹。
  四年血肉模糊的征战,硝烟散尽,胜利者终于加冕。征服者急于造就新的世界秩序以重新瓜分利益,顾维钧作为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奔赴巴黎。这是一场没有血光的战争,也是一场注定失败的决斗。贫弱混乱始终游走在崩溃边缘的中国,不可能得到世人的尊重。弱国永远只是列强刀板上的鱼肉,连讨论如何被切割的资格都没有。

1919年的巴黎,面对列强赤裸裸的分割,中国代表团心灰意冷、名存实亡。有的代表绝望地离开了巴黎,作为团长的陆徵祥住进了医院。在此后的日子里,顾维钧作为中国外交唯一的火种,而而立之年的他用铿锵有力的声音独自担当起了为中国做最后努力的职责,为主权丧尽的中国,挽留了最后一份尊严。
  顾维钧没有放弃过,哪怕贫薄的国力早已经决定了胜利无望,哪怕早已经过了烛之武空口退秦师的时代。他一个人顶着时代的风浪,昂首挺立,将古老东方文明的精神以骄傲的姿态传达给世界。

与日本外交官的交锋给了东方文明的愤怒最好的诠释,面对弱肉强食的霸道与道义上的强奸,顾维钧愤怒了,中国愤怒了。他在和会上第一次亮相,便惊艳全场,他凭借正义与良知咄咄逼人:“你们日本,在全世界面前,偷了整个山东省,山东省的三千六百万人民,该不该愤怒呢?四万万中国人该不该愤怒?!我想请问,日本的这个行为,算不算是盗窃?是不是无耻啊?是不是,极端的无耻?
  顾维钧在1919年的巴黎,做了他作为外交家、作为中国人所能做的一切,他面对这个弱肉强食的冷血世界慷慨陈词:中国不能放弃山东,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
  中国代表团最终拒绝出席签约仪式,1919年6月28日,当签约仪式在凡尔赛宫举行时,人们惊奇地发现,为中国全权代表准备的两个座椅上一直空无一人,中国用最无力也是唯一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愤怒。签约仪式举办的同时,顾维钧乘坐汽车穿越巴黎纵横交错的街道,他在回忆录中说:“汽车缓缓行驶在黎明的晨曦中,我觉得一切都是那样黯淡——那天色,那树影,那沉寂的街道。我想,这一天必将被视为一个悲惨的日子,留存于中国历史上。中国的缺席必将使和会、使法国外交界、甚至整个世界为之愕然,即使不是为之震动的话。”
  九十一年过去了,九十一载风霜雨雪草长莺飞,1919年的巴黎依旧是中国人记忆深处的一道创伤,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顾维钧早已辞世,光和影都已经涣散,然而中国,这片古老土地的故事,还没有落幕。仍将会有人为了民主与强国的梦想而前赴后继,七十年、八十年、一百年,五四精神不灭,哪怕前方就是血光,就是屠戮。东方文明最优秀的继承者,都将义无反顾。在继续前进的“铁骑”面前,永远都会有螳臂当车的“歹徒”。血肉之躯阻挡不了钢铁战车,然而历史的潮流人民的意志,是屠杀与恐吓能够阻挡得了的吗?
  这是一个正在酿造着新鲜历史的时代,新的悲喜与浮沉,即将上演,正在上演。
    历史将一个又一个人单薄的生命投入到了苍白的时代里。他们以独立的决定写下了历史,写下了自己对后人、对历史的承诺:“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这沉痛的一天。”

因为,良心 ;因为,爱国情怀 ;这是可以用生命去维护的东西 。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吗?有,这就是!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1955-2018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三中版权所有 制作:蜗牛 页面执行时间:62.500毫秒
备案号:浙ICP备10025260号